孙宇晨:90后创业“演员”的不安本分人生

2019-06-06 09:18 来源:互联网

  新浪科技 张泽宇

  花费456万美元拍下巴菲特慈善午餐,让锐波科技CEO孙宇晨登上了微博热搜,他与王小川的隔空互怼,也引发人们重新思考对胜利和骗子的界说。

  这并不是孙宇晨第一次引发争议,早在5年前,他就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我现在衡量别人的标准,这个人为社会、为他人发明了多大的贡献。发明贡献的衡量重要标准就是你赚多少钱。”

  他开办过交友App、做过社群、知识付费,靠着“湖畔大学首期学员”的背书,号称“每天7分钟,走向财富自由”。

  在孙宇晨看来,“区块链可能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属于年轻人的机会。”而他开办的波场却面临着“白皮书剽窃”、“卷款跑路”、“操控价格”等诸多质疑。

  不安本分的“90后”

  孙宇晨从来就不是个“安分”的人。

  初中就读寄宿制学校,为了玩网游,他经常装病请假回家,晚上趁父亲熟睡后溜去网吧,再在父亲睡醒之前赶回家。

  高中时他开始疯狂迷恋小说,以至于造诣一直都处在垫底的水平,他甚至认为加入高考是对应试教育的妥协,“是一种相当可耻的行为”。

  他期待“绕过”高考,先后报名加入了第八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和北京大学自主招生考试,结果却黯然落选。

  别无选择,孙宇晨只好迎合应试教育,花了高三一年的时间潜心学习,获得了第九届“新概念”一等奖,获得了北大降低20分的录取资格,胜利考入了北大中文系。后来为了获得高分,大一结束时,他降级转入历史系。

  在北大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孙宇晨发现“北大衡量学生的器械都是假的”。他开办《每周评论》,评论校内时政,甚至还以自力候选人身份参选北大学生会主席,但也已失败告终。尽管未能如意,但通过网络直播炒作,孙宇晨赚取了不少眼球,在人人上小有名气。

  2011年卒业前夕,孙宇晨连发数篇文章,批评北京大学会商制度,引发不小轰动。据GQ报道,他接连写下“罪恶的北大会商制度终于被曝光了,这是一个旨在将全面控制学生制度化的残暴设想。”“我总感觉自己生活的并非北大,这是纳粹,还是纳粹呢?”等文字。

  屡陷“剽窃门”

  卒业后,孙宇晨前往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学习“东亚研究专业”。达到美国大约一个月,他就参照陈独秀开办《新青年》办起网络杂志《新新青年》,创刊号中发表了孙宇晨的《老兵不死,一九四九》。

  然而半个月后,普林斯顿大学沈诞琦发表长篇日志,指责杂志中文章系剽窃《一九八九的一百万》。她将两文相似之处一一比对,要求孙宇晨公开报歉。

  事发后,《新新青年》编委会整体认为剽窃属实,并向沈诞琦致歉。而孙宇晨本人一直拒绝认可剽窃、拒绝报歉。

  “那一次算是把我彻底打蒙。”孙宇晨后来回忆说,那是人生中最恍惚的几天。他拔掉网线,和外界切断联系,甚至有朋友一度以为他已寻短见。

  失联数日后,他在人人网发表长篇声明《我的最终回应》,否认剽窃,称两文只是风格相似。但风波并未平息,北大未名 BBS 上,批评此文的帖子一度冲上“每日十诳言题”第一。

  此后,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大转变,一位其时和他联系频繁的朋友认为,“剽窃事件是转折点,他在原先圈子里的信誉彻底破产,那条路走欠亨了。”

  尽管换了一条路,“剽窃”二字却在他的身边赓续涌现,直到他发波场币时,还被以太坊开创人“V神”指责其白皮书是复制粘贴的。

  这一指控并非空穴来风。早在1月份,协议实验室的开创人Juan Benet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张对比照片,声称波场项目白皮书英文版本中至少有9页都有剽窃的痕迹。

  创业演员”

  深陷“剽窃门”让孙宇晨不得不转换路径,让他一度经济窘迫,也因此误打误撞进了投资领域。此后他通过购买特斯拉股票,炒比特币,声称收益达七八十倍,赚了上千万元人民币。

  巨大的利益让孙宇晨尝到了甜头,2013年加入了Ripple Labs,短短一个月后,就以“大中华区首席代表”回国开办了锐波科技,但实际上锐波科技与Ripple并没有关联。

  孙宇晨并没有立刻进入币圈,而是收购了语音社交软件“陪我”,打着90后的旗帜炒热起来,还借此成为了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的90后,从此以“马云门徒”的身份行走江湖。

  开办社群,做起知识付费,还时常开直播与网友互动,他将花了36万换来的称号炒作的淋漓尽致。

  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将他形容为“一个胜利的创业演员”。“比方说他原来是100分,精心包装成1000分的样子,只要这个1000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场上找来1000分对应的资本和行业位置。一直这样玩儿下去,等泡沫吹得足够大,圈到足够多的钱,再去市场上收购一个真正靠谱的公司,这个资本游戏就算玩儿成了。”

  孙宇晨将这种炒作视为创业公司“跳动的心脏”,“PR在我们这儿就是跳动的心脏,时不时就得蹦跶一下,不蹦就死了。吃相是很难看,然则没方法。”

  币圈“贾跃亭”

  2017年8月,孙宇晨宣布推出了一套基于区块链的开源全球数字娱乐协议波场Tron,拟于9月9日开启1000亿枚代币波场币(TRX)的 ICO,海报中满是“你本应更富有”等宣传语。

  但随着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ICO风险提示,孙宇晨渐渐意识到时间的紧迫,并于9月3日宣布完成ICO。

  一天后,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老百胜注册风险的公告》,将国内ICO定性为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老百胜注册行为,并对各类ICO活动进行叫停,同时明确存量项目须作出清退支配。

  然而诸多媒体报道称“孙宇晨坚决不退币!”,甚至有消息称孙宇晨疑似“卷款跑路”,办公室早已人去楼空。

  波场很快否认了这一消息,称近期有大量关于波场协议黑稿,始作俑者是HCASH基金会,此后又展开了一场撕逼大战。

  孙宇晨也并不否认自己其时切实其实在国外,不过表示在做美国、韩国、日本等国家的社区运营。

  时隔半年后,又有媒体报道称,孙宇晨大规模套现,跑到美国,时不时在微博发下波场的状态,以及招聘信息,但有网友留言,其留下的邮箱地址都是错的。一位互联网金融人士表示,这位北大90后精英做事的标准,与贾跃亭造车的路子如出一辙。

  对此,孙宇晨再度辟谣称,目前在中国大陆境内,并称刚刚从马云手中接过湖畔大学卒业证书。

  2017年的元旦,刚刚看完《时间的朋友》的孙宇晨在微博记录到,“一个民族的欣赏能力难道具备从小时代刘同张嘉佳瞬间进化到获得罗振宇赫拉利的速度?用户太复杂,精分的厉害,不知道该如何伺候。”

  而从一个抨击制度、大力宣扬“民主”的“愤青”,到极致炒作,看重利益的创业演员,再到充斥质疑的币圈“贾跃亭”,孙宇晨获得的标签或许早已不克不及用“精分”二字能够形容。

  近日他又多了一个“忽悠”的标签。李笑来在被曝光的录音中提到,“孙宇晨是忽悠,明知道他是忽悠,都欠好意思骂他忽悠,怕别人骂自己傻X了。”

  拍下巴菲特午餐再引争议

  “真·微博热搜”,孙宇晨在朋友圈中纪念#孙宇晨456万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登上微博热搜榜,“真没想到拍了巴菲特午餐这么火。”他在一篇文章中表示。

  众所众知,巴菲特曾在多个场合公开炮轰比特币,称做比特币的人都是数学上不怎么灵光的,他们绝对不会赚太多的钱,比特币是一种非人类化的投资方式。如此旗帜鲜明,也让网友对孙宇晨的目的发生怀疑。

  “希望能够搭建一个桥梁,让巴菲特与全球最好的区块链代表人物坐在一起聊聊天,就是交流学习,没盘算谁说服谁。”孙宇晨解释道,但随同着事件热度的升温,“骗子”、“割韭菜”的争议声席卷而来,他在今年新年期间的朋友圈也被翻了出来。

  孙宇晨在朋友圈中写道,2014年11月与搜狗CEO王小川一起录制节目时,被对方称作骗子,断言自己肯定会失败。“我永远也忘不了他这端详骗子的眼神,”“他说和我录节目是羞辱。”

  “后来不到三年,自己的公司就跨越搜狗市值,” 孙宇晨表示,“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对你的鼓动更加刻骨铭心。”

  对此,王小川发微博回应称:什么叫胜利?什么叫骗子?每个人有自己的界说。有的人以为是身价,有的人以为是市值。放到历史长河里,云淡风轻。用极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学家,用极致感性追求美的艺术家,以及用大爱对世界或民族做出的贡献的英雄,能力永垂不朽。

  尽管孙宇晨认为与王小川在身份上并没有可比性,自己是创颐魅者,王小川的实质还是打工者,但他还是在微博上发起了赌约,看看三年后波场与搜狗的市值谁高谁低,而赌注则为100个比特币。他甚至还建议王小川赶紧去买,称“等他输的时候就买不起了”。

  截至发稿,王小川并未再就此事发声。双方的互怼引发了业内许多人的关注。朱啸虎转发称“赞小川!世界上有太多的器械比金钱重要。”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则直接点评孙宇晨“是把中国人的脸丢到国际上去了”。

  作为区块链行业的投资者,泛城资本陈伟星则力挺孙宇晨,称他是一个直接、乐观、坦诚、不装逼的典范90后。 “孙宇晨的营销只能称是‘过度’,借事件和名人营销,而鲜有‘欺诈’,如那些子虚乌有的技术指标。”陈伟星称。

  相较起国内网络上引起的风波,巴菲特本人则显得十分淡定,在给媒体邮件中表示,“我很高兴孙宇晨赢得了午餐,并期待与他和他的朋友见面,我们将度过一段美好时光,而Glide将利用他的贡献赞助成千上万的人。”

  短短48小时内,孙宇晨一共发布了12条微博,反复强调着他将于巴菲特共进午餐,对于他的争议也从未停息。

  作为一个慈善事件,高价拍下午餐原本应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面对孙宇晨充斥戏剧性的往事,让这一切都变了味。孙宇晨还想借势营销多久,最终这场闹剧又该如何收尾?只希望一顿好好的午餐不要闹得不欢而散。

创业挂号 创业项目

延伸 · 阅读